首 页 投资 公司观察 期货 理财频道 债券 行情中心
网站首页 >> 期货 >>当前页

百亿权健帝国里的暴富迷梦

浏览量:31 次 发布时间:2018-12-27 04:15 编辑:四川 来源:四川新闻

12月26日,在一个聚集了全国各地“权属”(自称权健从业者家属的简称)的QQ群里,气氛异常“热烈”。一天前,丁香医生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将权健公司推上风口浪尖。


群里不断有人组织声援丁香医生,也有人将自己作为权属的经历分享出来。这些人中,有的为了阻止家人再次加入权健甚至以喝安眠药威胁。与此同时,不断地有人加入群里,声称要“打倒权健”。


同一天,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天津市武清区的一栋大楼,大楼上的牌子写着权健肿瘤医院。记者在楼下碰到一名已经接受了1个多月治疗的患者,他表示,自己被其他医院诊断出喉癌,其他医院建议他切除相关部位治疗,这位患者不同意。在这里治疗一个月后,已经咳出了一些“癌细胞”。


此外,新京报记者今日从天津市武清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获悉,该局正在对媒体报道“权健公司”一事进行调查核实。


12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保健食品生产经营企业电话营销行为管理的公告,保健食品经营者以电话形式进行保健食品营销和宣传时,应当真实、合法,不得作虚假或者误导性宣传等,同时,各地市场监管部门要重点加强保健食品虚假宣传、明示或暗示疾病预防或治疗功能等行为的监督检查。


卧底权健 为救妻子“掉了一层皮”


“对他们来说,万般皆下品,唯有权健高。权健就是救人的菩萨。”26日上午,一位自称“权属”、来自湖北的王先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王先生的妻子于去年5月份通过同事加入了权健,在权健经历了近一年的时间,王先生感觉妻子的行为越发怪异。


“她一开始跟我说要调养身体,我没有做过多的了解,所以没有反对她。后来她开始有点不对劲,不仅辞了职,白天不在家,晚上就是打电话,还说这就是她的工作。后来,她甚至不愿意回家,说时间不够用,24小时在外面。天天开会,每个月还要去江苏开大会。她交了7500元的入门费没有和我说,还开始买衣服,显示出赚了钱的样子,实际上她并没有赚钱。”王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


此外,王先生说,对于妻子的怪异行为,权健方面也打了“预防针”。“权健提前交代了做这个事情可能会受到来自家里的阻碍,告诉她要先瞒着家里,等赚了大钱,家庭地位提高了,就可以公开了。”


王先生认为,如此发展下去对家庭、对个人来说都是不利的,家庭矛盾也逐渐增多。为救妻子,王先生决定进入权健,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卧底过程。


王先生对新京报记者介绍,从一进入权健,就发现“大老师”们“偷梁换柱”,打擦边球。该公司一开始以保健品为噱头,拉人发展成下线,再以高额收入进行利诱。同时,权健内部互称亲爱的,妻子曾经对王先生表示,权健的“家文化”令她找到了归属感,“那里面的氛围太好了,甚至比家人更好”。


王先生介绍,权健的“晨会”每天在服务中心和工作室开,30-40分钟不等,会议上成员之间交流拉人技巧。几千人规模的大型会议则是每月在江苏、天津等地进行。“我妻子每个月去江苏三天,一次花费五六百,都是自费。权健不发底薪,没有五险一金。‘大老师’还要在这五六百中赚一部分钱,通过会议也可以赚钱。”


当记者询问培训课程是否会涉及推销产品时,王先生对记者表示,产品只是一个“敲门砖”,具体还是在讲解拉人。


卧底之后,王先生坚信权健是个“有着金字塔结构的传销组织”,并搜集了相关证据。为此,王先生与其他有过相似经历的受害者曾找过当地的反传销组织寻求帮助,但求助无果。


为“曲线救国”,王先生与家人联合劝说妻子怀上“二胎”,脱离权健。王先生表示,“拉”的过程中,他“掉了一层皮”。此外,由于王先生的妻子并未在参与权健的过程中赚到钱,长时间入不敷出亏损3万多元,并非像加入之前“大老师”们吹捧的那样“一年买上宝马”,妻子暗暗打了退堂鼓。


但是,妻子在怀孕后,仍然坚持用权健的部分保健品如麦芽精等,并对王先生有所怨言。王先生认为,妻子目前还没有意识到权健的“本质”,“她觉得自己努力不够才没有赚到钱。”


“它(权健)确实害得人家破人亡、头破血流,这不是危言耸听。如果别人没有受害,为什么会说权健不好?”王先生说。


同样自称“权属”的武先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权健在拉人时,保证一年能挣几百万。目前,武先生的姐姐还在权健公司,还试图将武先生拉成下线,“她陷入了死循环,就算我有证据,她也不听。说不挣钱,她说我有健康就行了。她还亲自举例,说自己原来身体不好,在用了权健的保健品之后就好了。”


在采访的过程中,王先生和武先生都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权健方面对于新会员非常警惕,一般要有介绍人铺垫洗脑过程,体验了权健的“火疗”,才能加入。


王先生还表示,如果直接进入权健公司,权健会表示怀疑。“因为做的时间比较长的人、最上面的‘大老师’们肯定也知道做这个东西的性质,所以他们警惕性非常高。”


在这个逾1000人的QQ群中,大部分成员均自称权健“下线”的家属。王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就他所知道的,这样的群还有三个。


在反权健的QQ群中,还有从业者因转账后被拉黑、索款无望而精神失常。一位自称在上海加入权健的王女士对新京报记者说,她被老乡以“免费火疗”的名义带进权健,并去江苏大丰进行了名义上的免费旅游,但其实旅游经费都是自费。


在大丰酒店内,权健对王女士进行了“洗脑”。在王女士相信后,权健强行收取了王女士2500元。从大丰回家后,王女士再次转账给老乡7万元。王女士表示,她是借钱转账给老乡。不过之后,王女士对权健的性质产生怀疑,提出要退费,但被老乡拉黑。为此,王女士一度精神失常,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后状况才有所好转。


王女士告诉记者,目前,她的相关情况已经被立案侦查,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结果。王女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我是被权健骗得倾家荡产、一无所有、无家可归、精神失常过一段时间的人。”


销售模式引争议 公司用宝马奖励业绩突出者


事实上,这家公司的发展模式一直备受质疑。2016年,新京报曾详细报道过权健公司的发展轨迹以及存疑之处。


“这个月我已经提了三辆宝马轿车。”2016年8月中旬,权健集团产品销售部门下属“永成系统”的一位“老师”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经常用宝马轿车奖励团队中的业绩突出者。记者表示在考虑加盟权健,不过还有点犹豫。这位“老师”建议“应该亲自去现场看看”。


2016年8月13日当天,天津市武清区豆张庄乡,身着带有“权健”标识的青年与拎着大包小包的外乡人,在“权健资料”“纪念品批发”等路边摊密布的街道上插空前行。街道一边,是权健集团总部的培训基地。


据当地人介绍,权健培训基地,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人涌入,既有来培训业务的,也有慕名参观的。


参加两至三天的培训,是成为权健员工的首要环节。据新京报记者了解,权健集团的产品销售部分以“系统”划分,集团高层通过发展线下形成自己的系统,每个系统下辖多个团队,若团队做起来了,可独立出来成为新的系统。


据前述“老师”介绍,在权健目前的近20个系统中,自己所在的永成系统,人数有300多万人,2015年业绩达293亿元,占权健所有系统80%。


权健集团“独特”的销售网络曾引发争议。据媒体报道,权健的销售模式被指为“传销”,屡遭质疑。


2014年底,央视新闻频道的一则报道曾点名批评权健产品涉嫌夸大用途,例如权健的卫生巾能治前列腺炎、鞋垫能治百病等,还提到了权健的销售行为是“拉人头”。


央视报道发布后,权健曾在官网发表声明,称针对有关媒体关于公司产品的报道内容绝非事实,纯属个人恶意策划中伤,完全违背公司宣传内容。


2016年,新京报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查到的一则判决书显示,2012年,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孟某某、徐某甲、战某某、戴某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经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查明,2008年4月,被告人孟某某在天津市加入“权健自然医学发展有限公司”,以销售“权健牌”保健品为名,要求参加者以960元购买骨正基磁疗鞋垫等产品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按照代表一星至五星的顺序组成七个层级进行传销活动。


判决书称,2009年初该公司成立销售团队“人人系统”,并委任孟某某(皇冠大使)为该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在此系统内共直接或间接发展被告人战某某、徐某甲、戴某某等下线会员5000余人,个人非法所得人民币231.9万元。判决书显示,前述被告人均被判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均判处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判决书中称,“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公司束昱辉”。


总部“千人参观” 三大失效专利打造百亿商业帝国


如今,外界对权健质疑的持续发酵,但似乎并未影响其总部的热闹程度。


12月26日,新京报记者实地探访权健集团总部,工作人员介绍称,公司里的中医文化长廊每日都有上千人前来参观,这里展示的保健品功能描述中有 “养肝”、“抗癌”等字眼。


26日下午2时许,新京报记者来到天津市武清区权健道1号,这里是权健自然医学(天津)产业基地,也是权健公司和权健集团的总部所在地。权健集团正常开放,当天下午正常招待来此参观的人。


在文化长廊中可看到一张“权健集团产业矩阵”,其中写明,该集团涉及的医学领域中,包含一家医疗网站“中国医疗网”,三家医院,分别是“江苏权健肿瘤医院”、“辽宁权健肿瘤医院(筹)”、“天津权健肿瘤医院”,除此之外,还涉猎中草药、中医药化妆品、保健产品、体育、金融互联网财税、华东产业链和海外市场多个领域。


文化长廊里主要展示软件类的产品和各种中医药材,还有各个“老师”向前来参观的人推荐其中一女子指着切开的丝瓜的图片说“你看它滴下来的这一滴水,这就是我们的植物DNA”。这些“老师”们不断给大家推荐权健产品,包括各种保健饮料、糖果和卫生巾等。但这些保健品的功能被描述得神乎其神,“养肝”“养心”“滋阴”“抗癌”等众多功能。


据权健的工作人员介绍,每天都有上千人前来参观,“人多的时候几千人”。如对产品感兴趣,可在所在地的经销商就近取货。


12月26日下午,位于天津武清区的权健集团总部举办了一场2000余人的“权健集团尚德体系启动大会暨荣耀盛典”,会上主持人不断声明“中医秘方”的功效,而权健集团负责人束昱辉并未现身,在场的“领导”称此会仅为经销商内部联欢会,无公司人员出席。新京报记者询问参会人员得知,大部分人抱着“治病”的目的而来,武清居民则表示“本地人几乎不用权健产品”。


丁香医生发布的《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提到,这家年销售额破百亿的集团,以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起家,用近乎传销的推广方式,在全国铺开7000多家加盟火疗店。不幸的是,一些参与者不仅搭上钱财,更有人烧伤、致残,甚至丢了性命。


针对此项质疑,今日(12月26日)凌晨1时30分,权健集团旗下的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微信公众号发布了《权健官方严正声明》(以下简称《声明》)。该《声明》称,12月25日,“丁香医生”发布不实文章,利用从互联网搜集的不实信息,对权健进行诽谤中伤。


《声明》表示,“丁香医生”利用多年前互联网失实的叠加信息进行炒作,关于其不实报道中提到的女童周洋,权健从未官方宣传为其治愈的相关信息。同时,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对该事件调查取证,于2015年4月,判决周二力败诉。


26日一早,丁香医生微博转发回应权健“声明”,表示“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


其实,不管权健如何公开回应,针对其产品的风险和后果的讨论早已开始、从未停歇。


权健的成功离不开权健公司创始人束昱辉的三个“发明”——火疗、名为“骨正基”的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据权健方面介绍:身上覆盖塑料膜和毛巾,点燃酒精,便能疏经通络、濡养气血,耳、面、眼、腹、背皆可烧,是为火疗;千元的鞋垫不仅能治疗O型腿和鸡眼,夹到腋窝能治心脏病,放到枕头边能提高睡眠质量,塞到内裤里甚至能治疗前列腺炎;能治疗前列腺炎的还有负离子卫生巾,这款号称可食用的卫生巾,植入了负离子磁 CPU 芯片,能平衡人体、增强免疫力。


此外,权健还开发了多款保健品,束昱辉称从民间搜集了600多个中医秘方,其中一个治疗肿瘤的秘方耗资8000万元。每一款产品针对一项病症,据称有几百种产品,可谓包治百病。


然而,“丁香医生”称权健一款号称排除五脏毒素的秘方,药监局登记仅是“风味饮料”;年仅4岁的患癌女童周洋,也因其父相信权健的抗癌秘方(精油、固体饮料、中药制剂),延误病情去世。


女童的去世,让权健面临不少质疑,公司也因发布虚假广告、生产经营无标签的食品添加剂等违规行为受罚。


同时,火疗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上登记为“一种用于火疗的实施流程”的专利,经记者查证,显示状态为“逾期视撤失效”。目前,权健公司所有的与火疗技术相关的有效专利,仅有“一种火疗体用精油及其制备方法”,不包括火疗的实施方法。


同样,记者查询到负离子磁性卫生巾的专利状态也是“逾期视撤失效”;按摩鞋垫的专利状态是“未缴年费终止失效”。目前,束昱辉的三项核心专利全部失效。


但善造噱头的它,并不受此负面、处罚、专利失效的影响,权健已然成为集医疗、保健品、化妆品、房地产等行业于一身的商业帝国,甚至冠名了一家足球队——天津权健足球队。


丁香医生文中提到,根据直销行业杂志《知识经济·中国直销》的估算,权健公司的销售业绩从 2013 到 2017 年分别是:50 亿元、135 亿元、190 亿元、192 亿元、176 亿元。


清华大学法学院卫生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卫生法学会副会长、原国家食药监总局法律顾问王晨光表示,根据报道的情况看,里面有许多需要深挖的东西。食品安全法规定“对保健食品实行严格监督管理。”“保健食品的标签、说明书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并声明本品不能替代药物。”如果是保健品,也不能以具有医疗效果的药品进行宣传和销售。


在任何国家,药品都是严格监管的特殊产品,因为药品涉及人的生命健康,必须遵守严格的生产经营的程序和标准。药品要以保障健康为最高准则,而不能以利润为唯一追求。如果一个从事医药活动的组织或机构以利润为最高准则,它自身的定位就已经错位了,也就难免会以身试法。


6起火疗事故  权健都“全身而退”


新京报记者在裁判文书网搜索权健关键词,找到124篇相关法院裁判文书。经统计,权健经销商涉及的火疗事故有6个左右,它们揭示了火疗的极端风险——严重烧伤、死亡。


实际上,尽管有一些上诉人认为,当事火疗馆与权健自然医学集团存在挂靠关系,两者都应承担赔偿责任。然而,仅有的几个案例显示:大部分的纠纷,权健都能够与经销商、技师切割,全身而退。


一位当事人的右上肢、胸腹及后背等多处皮肤被酒精火焰烧伤,九级伤残,住院近一个月,后续要进行整形手术修复;另一位当事人则颈部、臀部、背部烧伤,全身8%的面积被火焰烧伤。


更可怕的是,有4人的死亡可能与火疗有关:一位老人接受火疗时,突发心脏病死亡;一位患者火疗后死亡,经诊断是火疗使用的酒精诱发了急性肾功能衰竭,最终抢救无效。


一位受害者家人称受害者在上午接受火疗后身体不适,但被“技师”解释为“康复前兆”的正常反应,最终延误病情因热射病而亡。


一位癫痫病患者因相信火疗馆“八卦仪”的功效,接受治疗后随即引发癫痫,半小时后,在厕所被人发现死亡,死因经诊断是呼吸循环功能障碍。


这其中,还不包括已经去世三年、年仅4岁的小周洋。当年,其父亲中断了医院的化疗,选择让女儿吃了两个多月权健的抗癌产品,最终因病情恶化去世。其父将权健告上法庭,结果败诉。


类似的判决结果比比皆是,在癫痫病患者接受火疗后死亡的案件中,受害者家人将火疗馆和权健集团同时告上法庭,最终的判决结果是:店铺的三位合伙人未告知受害人需要注意的事项,也没主动了解受害人生前病史,承担患者死亡所造成损失的40%的责任,权健公司无需赔偿。


根据文书显示,被告权健集团虽然系权健八卦仪的生产者,但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该产品具有导致邱铁山死亡的产品质量瑕疵的事实,故对原告请求被告权健集团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在其他几个案例中,或是技师虽在权健公司培训,但并未与之签订合同;或是法院认定火疗馆为个体工商户,具有独立的法律地位,并不依附于其他机构,应由火疗馆承担受害人合理损失。


只有一个案件中,权健公司未能脱清干系。


在某起火疗导致烧伤的案件中,深圳市中级法院认定,给受害人做火疗的门店招牌里有权健,介绍的也是权健火疗服务,微信聊天记录在内的证据都显示,参与者自称是权健的人,并以此发展下线。


法院认为:无论是外部宣传还是内部关系,权健公司都跟火疗店存在重大关联的高度可能。因此,法院判决权健也要承担责任,与火疗馆一起负责,共计赔偿27万元。


新京报记者 张泽炎 康佳 张彤 张姝欣 阎侠 编辑 王进雨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deedeefoxx.com/b-contents-85130.htm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